原标题:陀螺电竞周报丨时隔895天,Uzi重回赛场;电竞反向布局传统体育已成趋势

2月18,北美知名电竞俱乐部TSM在官方推特宣布正式退出PUBG舞台,并解散旗下的PUBG分部。

TSM并不是第一家选择退出PUBG项目的电竞俱乐部,包括海外地区的DA、T1、DGW、OMG、4AM,以及中国地区的广州D7G电子俱乐部、OMG等战队,都已经相继解散PUBG分部。究其原因,是 PUBG本身的热度正在逐步降低,相关赛事的品牌赞助吸引力也在不断下滑,参与赛事的俱乐部很难从中获取利益和品牌影响力。

在2月17日进行的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春季赛中,BLG战队首局不敌iG战队,BLG战队的AD选手简自豪(ID:UZI)在第二局替换DOGGO出场,比赛最后,Uzi拿到了11/4/17的豪华战绩,完成了自己的复出首秀。而距离Uzi上次登场,已经过去了895天。

不过Uzi的出场并没有扭转BLG最终的局势,在2月17日的比赛中,BLG战队1胜2负败于iG战队。

在2月13日的世界华语辩论锦标赛上,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就“电子竞技应当不应当进入奥运会”这一主题,展开了激烈辩论。

正方清华大学认为,早在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就将电子竞技列为了体育运动,奥委会则在2017年将其认定为正式体育项目。并且电竞选手的操作频次,不亚于球类运动的反应与预判,这一切的目标不外乎更快的手速、更强的战绩与竞技展现。

此外,电竞的相关内容热度持续升温,相较于传统体育赛事的入不敷出、财政赤字,而电子竞技从来不缺乏资金来源与关注目光,奥运则不缺乏普世的认可与赞扬,电竞入奥能够让二者实现互补。

反方北京大学辩手提出,传统体育重在身体的活动,后者强调智力的决定性,而电竞已经被亚运会认定为一项智力运动。近年来电竞的热度不断提升,但如何争取社会的认同成为关键。反方认为,相较于电竞入奥为其正名,更提倡电竞与奥运独立并行发展,因为入奥的选择不利于双方达成当代的使命(于虚拟世界中创造力之美的独特使命)。电竞入奥不利民众强身健体,违背奥运强身健体的原则。

而在后续的辩论环节中,正方、反方的论点主要集中在电竞是否能够称作为体育项目上。正方举出了射击运动员的案例反方北京大学列举出知名电竞选手因糖尿病、肌肉含量低、超重导致退役的事例,举证电竞选手的训练方式导致损害健康。

在辩论结束后,“英雄联盟职业选手Uzi因伤病退役成为反面论据”也一度引发网络热议。

2月17日,专注于电子竞技的社交媒体网络Juked.gg宣布正式发布其面向电子竞技粉丝的社交媒体移动应用程序。

经过从 2021 年 10 月开始的漫长测试期后,该应用程序可用于 iOS 平台,Android 应用程序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发布。该应用程序具有电子竞技日历、嵌入 YouTube 和 Twitch 的直播流以及新闻和推送通知。

Juked.gg是一家电子竞技门户网络,其中囊括了赛事直播、电竞咨询等多种形式的电竞内容,观众几乎可以在Juke.gg上看到现有全部电竞项目的赛事。

2月15日,成立于2018年的电子竞技新闻和媒体机构Rush B Media宣布将在四年后停止运营。RUSH B由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们组成,主要关注 CS:GO 报道。Rush B Media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Ryan Friend通过 Twitter 上的多篇帖子说:“我将离开 Rush B Media。随着我的离开,Rush B 也将暂时关闭了。”

2月14日,同程旅行数据显示,全国酒店平均预订价格较平日上涨了32.3%。情人节当天,情侣主题酒店订单量较平日上涨66%,电竞主题酒店订单量涨幅则达到73%。

2月14日消息,在印度政府下令禁止中国相关App后,包括Garena旗下大逃杀手机游戏《Free Fire》等与中国有明显关联的53款App已在该国被禁止。其中包括腾讯加速器 Tencent Xriver、网易的《决战!平安京》、《Astracraft》等应用。

《Free Fire》无论是游戏本身还是电竞赛事在印度具备非常高的人气,该游戏是由新加坡科技集团Sea Ltd的子公司Garena开发运营,尽管该公司总部位于新加坡,但腾讯持有 Garena公司的 18.7%的股份。被印度禁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Galaxy Racer宣布将在迪拜举办DOTA2线日,总部位于迪拜的电子竞技组织Galaxy Racer(Nigma战队的赞助商)宣布,2022年3月2日至3月6日将在迪拜举办DOTA2的线下锦标赛。小组赛将于3月2日至3月3日举行,十支战队将分为两组,每组五支战队,每组的前二将进入胜者组,第三与第四名还要打一个附加赛,最后一名直接淘汰。附加赛于3月3日举行,两个小组的第三与第四将展开角逐,最终获胜的两支队伍进入到主赛事的败者组,而告负的两支队伍也将淘汰。主赛事在3月4日-3月6日举行,总决赛为BO5,其余比赛均为BO3。

2月17日,电竞赛事组织者BLAST与Epic Games建立了为期一年的合作伙伴关系。BLAST将负责制作《Fortnite》(堡垒之夜)2022年的 Fortnite Champion Series(简称:FNCS)赛事。从 FNCS 第3章第1季开始,BLAST就将开始负责Fortnite今年所有主要比赛的制作。BLAST的加入将为FNCS的赛事带来更高的专业性,此外同时BLAST承诺会为全球观众提供愉快的体验。 据悉,该赛事将从将于2022年2月和3月举行,奖金池超过300万美元。

2月16日,ESL官方在推特宣布,ESL将于5月在瑞典举行本赛季第一个Major,这也将是DOTA2自2020年以来首个允许有现场观众的Major。本次Major将在5月20日-5月22日,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火热开战。

2月15日讯 CSGO重磅赛事IEM卡托维兹于2月15日-2月27日在波兰开战!分为入围赛和正赛,总奖金100万(入围赛2.8W,正赛97.2W)。入围赛16支队争夺8个正赛席位,而后与NaVi、G2等8支战队争夺最终冠军。今晚18:00入围赛开打,16支战队率先登场。8场BO1加6场BO3。

在本周的合作案例我们可以看到,来自跨界品牌的赞助、合作的形式愈加多元化,包括口香糖、教育咨询公司、音响品牌、美国餐饮品牌、酿酒公司/啤酒品牌都开始与电竞展开合作。(当然,啤酒品牌一直是电竞和传统体育的主要赞助商,并不算稀奇。)

但值得关注的是,来自跨界品牌的合作开始变得更加具体化。亦如本周英雄联盟LLA赛区与酿酒公司组织线下观赛和促销活动,电竞与跨界的品牌的合作,开始从单一的“品牌赞助”进行品牌流量曝光,逐渐开始转向以“活动”为载体,不仅让用户接受到品牌信息,还能进一步参与种类日益丰富的电竞活动中。

在以往陀螺电竞和电竞行业资深人士的对话中,多数业内人士提到电竞无疑拥有庞大的流量,但一直存在变现难的问题。而通过跨界合作,将电竞本身的流量从“垂直变现”转化为流量赋能的形式,才有可能拓宽商业变现的更大空间。

一方面,这是该公司战略发展计划。日前, 陀螺电竞曾发布多篇相关文章,详细介绍中东部分地区正在积极发展游戏、体育(包括电竞这个新兴体育)等领域,减少对于石油的依赖;以及Galaxy Racer这家电竞企业在中东地区的发展路线。

总结来讲,Galaxy Racer作为中东地区最大规模的电竞企业之一,在所覆盖地区已经获得了足够高的关注和影响力,而通过赞助进入传统体育,将进一步扩大自身影响力的范畴,在体育(包括电竞)这个层面打造出一个综合体,而非垂直在电竞领域。另外,这也和中东地区重点发展体育领域有一定的关联。

另一方面,电竞进入传统体育也正在成为一种“趋势”。这并不是电竞第一次反向进入传统体育。去年,北美电子竞技组织 Envy Gaming成为了World Chase Tag(简称WCT,世界障碍追逐赛:在设有障碍的区域红蓝双方展开追逐,躲避的一方被追逐的一方碰触算输。)GNF团队的赞助商。作为交易的结果,该团队更名为“ENVY GNF”。 今年,东南亚的电子竞技俱乐部EVOS Esports宣布成立EVOS Thunder Bogor篮球队,并将参加2022年的印尼篮球联赛。

将于今年8月份举办的英联邦运动会,和9月于杭州举办的第19届亚运会,都开始试点电子竞技项目。在冬奥会举办期间,电竞与传统体育的跨界合作也在一次次引领热点。

在电竞与传统体育加快融合的趋势下,电竞也将同传统体育俱乐部布局FIFA、NBA 2K这类虚拟体育项目一样,未来,电竞企业、俱乐部进入传统领域,无论是赞助的形式还是组建队伍参加相关赛事,都将成为常态。将自身打造成体育综合体的同时,也将推动电竞进入体育更多圈层,加速电竞在社会层面的认可度。

本周游戏和电竞产业的投资、并购事件,共发生一起:游戏媒体公司Kairos收购总部位于曼彻斯特的游戏、电子竞技组织Horizon Union。

此次收购,和微博打包购买苏宁的英雄联盟席位,以及TT语音收购LPL、KPL战队、席位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旨在通过收购的方式快速进入到电竞领域。事实也确实如此,相较于组建一支团队或开拓电竞业务,收购是见效最快的方式。

在并购完成后,Kairos将直接接手 Horizon Union的电竞业务,并增加其在英国和全球电子竞技领域的影响力。 其次,Kairos作为游戏媒体,也有资源赋能旗下的电竞业务,通过自身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电竞业务的规模和影响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