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9日是世界足球日。说实话,知道这个节日,还要源于几天前其他部门同事的提醒。

有十几年看球经验外加几年体育记者经历的我,将信将疑的在搜索框里打上这5个字,发现还真有……

资料上说,世界足球日是1978年联合国为了纪念足球运动给人们带来快乐而设立的。但平心而论,这个节日的存在感,还真不高。

问了问几位身边的体育从业者和球迷,大部分人的反应和几天前的我一样:“啊?还有这个节日?”

倒是商家们对于这个日子记得很清楚,不少汽车、电视、牛奶品牌在这一天借势营销(emmm…如果不是查资料,还真没什么印象)。

仔细想了想,其实原因很简单。对于球迷来说,有足球比赛的日子就是节日。比如,四年一届的世界杯是最大的足球节日,往小了说,有比赛的足球周末也是节日。被这么多节日包围,世界足球日难免会被忽略。

小时候特别期待周末,除了因为比平时多了点玩的时间外,还有一大原因在于能看球,所以基本会在每个周六下午三点半前飞速把作业做完,为的就是能心无旁骛的观看一场主队的中超比赛。如果能去球场观战,那么快乐和期待还要再翻一倍。

入了体育记者这行,看足球比赛倒是成了工作日常。即使是工作状态下关注一场比赛,伴着生怕千余字备稿被猝不及防的转折或者绝杀废掉的忐忑,伴着比赛结束后就要立即出稿的压力,也不会觉得有多抵触或者厌烦,反倒乐在其中。

两周之前,马拉多纳的猝然离世,让世界无数球迷陷入悲痛,“球王”带给人们的快乐,就此尘封。

没有经历过马拉多纳时代的年轻人,或许无法完全在那一刻感同身受,但看着那些马拉多纳马赛克画质的影像,也会不由眼眶微酸。白马长枪飘如诗,所向披靡少年时。

如果我是那个时代的亲历者,一定会迷上这位一半魔鬼、一半天使的足坛传奇。我也更加理解,为何博卡青年与河床这对百年宿敌球队间的球迷,会因为马拉多纳离世抱头痛哭,无数阿根廷人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自发悼念。

当然,在这一年里带走更多快乐的是疫情。周末约上好友踢一场球、去现场看主队的比赛,这些以往再平常不过的事,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变得不那么容易,甚至化作奢望。

以前总觉得国内联赛和欧洲五大联赛的间歇期是最难熬的,但无论如何,二者之间总会互补,国内外联赛错落前行,一年到头,不愁没有比赛看。

直至上半年,欧洲五大联赛因为疫情紧急停赛,国内足球也被迫推迟,国际足坛陷入前所未有的比赛空窗期。

球迷没了比赛看,媒体也因为体育新闻一度断崖式消减而愁容满面。至于球队和球员,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局面,减薪,停训,无球可踢……

记得在今年3月份采访了一支位于武汉的足球队,因为疫情防控,一些球员只能在家里独自训练,直到4月中旬,在熬完了长达79天的职业生涯最长“假期”后,球队终于正式集结。

这支球队的海外梯队,彼时的境地更加窘迫。远在疫情形势严峻的西班牙,百余名小球员、教练、工作人员进入距离巴塞罗那市区150公里的大山中隔离,因为疫情防控,踢球成了奢望。国内隔空挂念的球员家长们,不断地刷新西班牙的新闻。

初夏的北京,中超联赛推迟之下已经备战4个多月的北京国安,依旧在训练着。在海外的主帅热内西奥只能“云指挥”球队。面对训练场边久未谋面的记者们,热内西奥还特地进行了一番视频通话。

好在,那支时隔79天才集结的武汉球队,今天下午将迎来冲甲的最后一道坎儿。滞留在海外的小球员们,熬到了5月中旬,终于平安回国,一些球员还进入一线队,登上了职业联赛舞台。

突破困难赢得胜利,这特殊的一年,足球的本质,正通过别样方式得到了更深层次的诠释。也正是这一年,让人们体会到足球之于生活的价值——倏然之间,我们体会到了那些平日里的司空见惯和习以为常,此刻究竟有多珍贵。

期待疫情早日结束,期待足球带给人们的快乐能够早日完整回归。等到明年的世界足球日,希望周遭的一切,都会好起来。(作者 卞立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